我们有权呼吸清新的空气

在气候变化背景下,越来越多的行业关切与机遇再加上高昂的能源成本,促使全球水泥企业调整生产方式,运用工业废弃物、城市固体废弃物、危险废弃物取代传统化石燃料,这一过程被称为水泥窑协同处置。

然而,在缺少严格的环境指导标准下,垃圾被运用到水泥窑中可能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如周围空气中的高浓度颗粒物、地表臭氧、酸雨和水质恶化,这导致许多国家都出现了社会环境冲突。国际抵制焚烧运动在历史上主要反对用焚烧工业设备处置废弃物,如今,水泥窑已经成为他们的新目标。国际上许多国家都出现了抵制协同处置的团体,如西班牙、墨西哥、斯洛文尼亚、南非和印度等。

图:水泥窑

学者阿玛兰塔·赫雷罗(Amaranta Herrero)和可持续废弃物管理倡导者玛丽埃尔·维莱拉(Mariel Vilella)认为,抵制协同处置可以被归类到更广泛的抵制垃圾焚烧斗争中,但是其独特性(如目标工业类型、特定法规、主管部门和其战略发展)表明需单独分析协同处置自身的价值和利益。

2018年5月,期刊《可持续发展科学》(Sustainability Science)刊登了一篇由阿玛兰塔和玛丽艾尔共同撰写的关于西班牙反对水泥窑行动的案例报告。

西班牙,就是那个喜欢斗牛的国家

为了探讨环境正义的话语以何种程度及方式在未被充分研究和相对富裕的国家被用于一个较新的斗争领域,他们审视了西班牙兴起的抵制协同处置运动,描述了这场运动的主要方面和发展过程, 再识别和分类其论述的主要层面。

西班牙的斗争历史

—————————

受到水泥行业用废弃物作为燃料的国际趋势影响,西班牙水泥业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尝试燃烧工业废料。

  • 2000年初,水泥厂将“疯牛病”疫情中的剩肉和骨头用于焚烧,焚烧的实践范围进一步扩大,之后又逐步利用其他类型的工业和生活废弃物。2008-2010年期间废弃物燃料消耗量明显增加。

  • 2012年, 西班牙有 35 家水泥厂,其中 28 家水泥厂采用废弃物焚烧维持运行。

  • 2014年, 水泥窑中 23.2% 的燃料都是废弃物。

  • 截至2016年, 西班牙水泥窑中使用的“废弃物燃料”类型包括了林业生物质、工业生物质残渣。

西班牙游说组织从21世纪10年代中期开始, 就一直坚定地将协同处置视为水泥行业的一种环境友好的发展道路,并在国家和国际层面推动。从经济效益来看,协同处置能让水泥行业的收入增长为原来的三倍。欧洲层面上, 协同处置也被认为是一个有前景的商机, 能够使水泥厂这样的大型燃烧工厂以更经济的方式运作。

但2008-2010年的经济危机导致西班牙水泥需求急剧下降,但同期废弃物燃料的需求量则出现了大增。这表明西班牙协同处置的发展主要是为了补偿水泥生产的损失,也就是出于经济利益,而不是为了解决环境问题。

近年,为了避免社区受到潜在污染的影响,水泥厂周边的民间社会团体在当地优先开展活动抵制协同处置。同时,他们也努力在区域、国家和国际层面建立协调机构,从而消除大家对邻避效应(NIMBY)的批评。与许多环境抗争一样,他们既关注于当地运动规模又不限于此。不同规模的地方团队加强联系,共享信息和资源,从而推进支持性联盟的建立并发展为共同行动,特别是关于零废弃和气候正义议题的行动。

在这些团体的主要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人反对水泥窑协同处置,他们认为使用废弃物生产水泥比传统的化石燃料更具毒性, 而且会对居民身体健康及其环境造成无法接受的伤害。

西班牙抵制水泥窑协同处置联盟于2009年在马德里成立,几乎每一年都会举行年会。此外,抵制协同处置的国际会议也开始举办。到2016年底, 西班牙反协同处置网络由 18 家民间社会组织和联盟组织组成。

巴塞罗那的抵制水泥窑运动,2013

其中一些团体或联盟在区域网络中制定具体战略,并以发展地区组织为目标。一般而言, 这些团体和联盟基于自愿性质运行,经协商一致做出决策,并具有强烈的团队意识和对目标的责任感。这些团体在相关专业人员的支持下,根据法律程序挑战协同处置的环境授权,并开展教育活动,进一步获得社会认同。

西班牙抵制协同处置运动过程中的许多特征都与环境正义框架的一些方面有联系。那么在此基础下,其话语体系又是怎样的呢?

西班牙抵制协同处置运动中的话语

————————————————

西班牙抵制协同处置围绕公民权利和需求以声明的形式提出了程序性和实质性的论述,但都被转化为对政治体制的诉求: 

1、  拥有健康身体和美好环境的权利。

反协同处置斗争的主要支柱性论述是对附近人群带来的健康和环境风险,以及居住在风险区居民的健康权。

水泥窑中的设备是为了生产孰料而不是减少空气污染物,在水泥生产过程或者生活垃圾焚烧过程会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主要是 CO2,以及这些过程带来的有毒气体、烟尘和颗粒物排放构成的复合型污染。

尽管水泥业界和相关部门认为, 协同处置不一定会对健康产生影响, 并断言燃烧过程产生的排放可以被监测、管理、精准控制,符合政府部门科学评估要求的“安全限值”。但潜在死亡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意识已经开始传播,没有证据的危害并不能证明没有危害。另外,安全阈值也会随着时间而变化。

2、发表意见的权利。

环境活动家希望自己从斗争经验中获得的知识得到认可,这里的知识是对污染本体论的认识,即围绕排放的气体是否真的有毒,这是团体增加决策影响力的必需步骤。抵制协同处置的社会团体质疑那些由水泥工业资助的科学研究,以及那些捍卫协同处置安全性的研究。

因此,他们也采用科学的语言和专业的方法将自己定位为合理的利益相关者。比如:与专家合作主题科学文献的综合编著、绘制自己的污染行动地图、通过可视化图像、音频收集文件证据。组织数量也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加,他们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以网络的方式开展内部协调,并在国际 NGO和政策制定者的直接支持下得到了发展。

3、参与的权利。

环境活动家呼吁在政策制定过程中,需要推动社区参与。不仅是地方层面,国际协商过程中也要确保受影响的社区可以参与全球政策的制定,发挥更强的影响力。

4、追求零废弃目标的需要。

协同处置的解决办法是一次经济及其主导文化的系统性变革,特别是与规模生产和消费模式有关。其关键在于零废弃的理念。第一,不应生产任何不能回收再利用的物品;第二,应大幅减少消费,代之以引入更有效的废弃物管理体系,以实现物料的最大化回收。

图:零废弃垃圾处理优先次序原则

在观察了西班牙抵制协同处置的斗争对环境正义概念的实际运用之后,可以发现互相矛盾的结果。一方面,地方组织体现了关于环境正义的各个方面。另一方面,活动家很少明确提到“环境正义”这一用语。他们确实认为自己是在同环境不公作斗争,但他们也承认这个词语在运动策略中使用有限。

呼吸清新空气的权利

————————————

在研究了西班牙反水泥窑焚烧的斗争后,可以发现,环境正义的概念经过广泛的传播,在不同的环境、社会结构、文化和斗争活动中,呈现不同的表现形式。正如西班牙反协同处置斗争中也没有提到环境正义本身的概念,其内涵实际上以“我们有权呼吸清洁的空气”,或者简单来说就是“健康权”的方式阐述了出来,为全球环境运动添加了新的语汇。

文章来源:Herrero, A. & Vilella, M. Sustain Sci (2018) 13: 721. https://doi.org/10.1007/s11625-017-0473-x

标签: 
资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