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章元老师,您一路走好

2019年5月25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先生因肺癌不治与世长辞。

赵老常年支持一线居民限制和监督垃圾焚烧的工作,他生前参与推动了六里屯、无锡黄土塘、阿苏卫、武汉锅顶山、深圳东部、杭州千岛湖、九江赤湖、海口澄迈、琼海等垃圾焚烧项目的改变。正因如此,赵老师得到了很多关注垃圾焚烧的人士的尊重和敬佩。

5月29日,外界才得知赵老离世的消息。不曾想到,赵老会离开得这么突然,大家都陷入了悲伤之中,并将这种悲伤化为了文字,以纪念亲爱的赵老。


毛达


赵老师是5月25日病逝的,而 8 年前的同一天,正是我开博士论文答辩会的日子。那一天,赵老师是五位答辩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他既是我从事环保行动的良师益友,又是我成长为一名专业学术工作者的重要见证人。

就像我忘不了自己成长和发展每个重要阶段一样,我也永远不会忘记赵老师给予我个人的扶助,以及对我们共同为之奋斗的绿色事业作出的贡献

赵章元老师,您一路走好!

图:博士论文答辩会与赵老合影


 


夏军


我初次结识赵章元老师,是在2007年春天的京城,六里屯焚烧项目发酵之时。至今我清晰记得,在国家环保总局复议裁决该项目缓建前,只有一家报刊《科学时报》,登载唱“反调”专家的言论;这位不太“合群”的孤单专家,正是从环保系统退休的赵章元研究员。作为这个传奇案件的代理律师,我从赵老师得到的教益就是,所谓先进的烟气处理技术,也难以实现二恶英的排放达标。

两年后的南京天井洼焚烧项目一案,赵老师用科学常识提示我,物质不灭公理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焚烧技术表面上使垃圾减量了,释放出来的有毒有害污染物,又以另一种形态回到了天空和人间,那些冰糖葫芦一样长的污染物名单,让人如临深渊,忐忑不安。在南京这个争议项目中,环保总局的专家组,曾经发出过质疑声音,他们或许就是赵老师以前的同事。

再往后,河北、江苏、湖北、北京......垃圾焚烧如火如荼,反焚维权此起彼伏。在我参与的事件里,赵老师对垃圾山、焚烧厂周边民众健康刻骨铭心的担忧,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语重心长告诉我,二恶英对健康的危害没有阈值,我们应该千方百计减少和消除二恶英,给老百姓一个安全安宁和安心的生活环境。

作为身经百战的一名老律师,我的最大职业感悟和内心负疚,就是环境健康的严重短板。跟国外的梦之队大师级律师相比,我们中国律师对于帮助公害病人伸张正义,做得很不够,空间也不大。在规划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以及投运项目的日常环境监管中,我们对于健康风险问题其实是亏欠了不少良心账的。

正因为如此,赵章元老师以及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浩然正气,让我们内心充满正能量,不敢松懈苟且。赵老师的铮铮风骨和在天之灵,激励我们为绿水青山战斗,为人民安康坚守,努力无愧于生态文明新时代!

 


陈立雯


2010年到2015年8月,因为那些垃圾焚烧污染的受害者们和垃圾焚烧项目的种种问题,和赵老在多个案例中相遇。不管是为江苏海安县的垃圾焚烧污染受害家庭,武汉锅顶山垃圾焚烧污染受害者们,秦皇岛西部垃圾焚烧厂周边村民的正义抗争挺身而出,还是在北京阿苏卫垃圾焚烧项目环评听证会上,赵老总是铿锵有力,用鲜明的立场和知识,与公众在一起,无私给予知识、信心和勇气。

2011年,他获得生态奖的 3 万元奖金,全部捐献给了我们环保公益组织。

2014年夏天,从武汉锅顶山焚烧厂周边居民那里得知,赵老已经患肺癌有些时间。那年夏天,去看望他时,忍着泪水要他保重身体,他反过来乐观的安慰我他会坚强,还有很多民众需要他。而之后的5多年时间里,直到去世的前几个月,他一直站在一线,为那些深受垃圾焚烧污染的民众一起,为广大群众的环境健康呐喊。

为环境,为民众,赵老站在环境正义的一边,当之无愧为环保公众知识分子!后辈们必将继承他的遗志,用垃圾分类行动,终结混合垃圾焚烧污染的历史!


李知玄


5月29日,惊闻赵老师去世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不敢相信这样一位一心为民、正义有良知的专家,真的离开了我们。难道,天堂也有垃圾焚烧,需要赵老振臂高呼、科普危害?

赵老是国内著名的反焚专家,被誉为“与垃圾作战的堂吉诃德”,是中国垃圾资源化产业协会会长。认识赵老,是因为深圳龙岗要建世界最大的垃圾焚烧厂——东部垃圾焚烧厂。我作为反对项目选址的居民,通过网络联系到垃圾博士毛达。毛博士为我们龙岗居民建了一个群,邀请了赵老及国内关注垃圾焚烧的公益人士,为我们科普垃圾焚烧的专业知识;指导我们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交流,以及如何理性维护自己的环境权益等等。

赵老无疑是群里最关心我们的老师之一。我不断向赵老请教,而赵老也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得知东部垃圾焚烧厂的项目环评报告错漏百出,赵老还百忙之中抽空帮我们写了一份资料,指出环评报告存在的问题。

是赵老,让我知道原来垃圾还有资源化的处理方式。垃圾已经围城,焚烧填埋污染大,需要有合适的处理方式来解决燃眉之急。为了深入了解垃圾资源化处理技术,我经常在微信向赵老请教相关专业知识。

我见过赵老两次,第一次见赵老,是在深圳的2015中国垃圾减量分类(深圳)高峰论坛。赵老“将垃圾焚烧关进垃圾分类的笼子里”的观点,印象深刻,完全认同。生活垃圾经过分类处理后,确实需要焚烧处理的垃圾,仅占总量的10~20%。

第二次见面前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向赵老请教垃圾资源化处理技术等相关知识。2016年的一个秋天,我带孩子在书城买书。收到赵老信息,赵老说出差到深圳,刚好是谈垃圾资源化处理的事情,我可以来听一听。我赶紧道谢,带着孩子来见赵老。赵老第一句话说:“没想到还会见面。”我说:“我觉得肯定会再次见到赵老师。”当天,我了解到了不少垃圾资源化处理的发展趋势。心里感叹:还好有赵老这些为国家排忧解难的专家,不辞辛苦,四处奔波,不单指出垃圾焚烧的污染问题,还积极寻找垃圾资源化处理的解决方案!

谁能料到,这是第二次见面,竟然也是最后一面!

赵老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赵老的精神永存,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愿赵老安息!

图:第一次见赵老

 

田倩


和赵章元老师相识于2012年,当时我还在芜湖生态中心开展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焚烧厂调研的工作,会征询赵老的一些建议,他总是很耐心地回复我。而后期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的研讨会,赵老只要有时间都会出席。最后一次见赵老,是在2017年海南海口一次焚烧厂研讨会议上;而最后一次电话连线,就在两周前,5月15日《海口和琼海垃圾焚烧项目环评复议案 暨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海南)研讨会》,当时赵老身体抱恙未能来现场,但是他仍坚持和大家连线,支持和鼓励居民们的行动,现场的大家都很感动。惊闻赵老离世,很是悲痛,回忆了和赵老往昔的一幕幕,也让我作为后辈,看到了一个真正和污染受害者在一起,为了垃圾分类、减少垃圾焚烧污染,在古稀之年不辞辛劳、不停奔走的环保专家。

愿赵老安息。


 


程懿星


5月25 日,赵章元先生永远的走了。我不知赵章元先生临走时是安详还是痛苦?赵先生是伟大的,他的伟大不在于他的学术成就,而在于他作为一个知识精英所具备的良知。他本可以利用他的学识地位和资本合流,以博取一定的经济利益,过上奢华的生活。而赵老师却选择了简朴,并积极为垃圾焚烧污染受害者奔走一线,为他们的健康权益呐喊。

赵先生在垃圾焚烧中所持的立场和态度,对垃圾焚烧污染受害者的深切同情,对那些垃圾非法焚烧强力资本集团的严厉批评态度,充分体现了赵章元先生罕见的高贵品质,如果我们将现代知识精英中的一群精致利己主义者比喻为鸡群,那么赵章元先生就是鸡群中的一只鹤。

我与赵章元先生相识源于我所生活的武汉市锅顶山垃圾焚烧厂被央视点名批评后。我通过打电话到赵章元先生单位,继而找到了赵章元先生的家里。我所看到的赵章元先生的家非常地简朴,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对物质追求非常淡漠的人。70多岁的赵章元先生,无论是知识、地位、年龄,都与我们有着巨大的差距,但却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并将他在北京的环保届非常有名望的朋友介绍给我们。同时我们也感觉到,他老人家的夫人,可能并不赞同他的处事立场。

我们在赵章元先生及他的朋友帮助下,武汉市锅顶山垃圾焚烧厂,有近40家著名电视台、纸质媒体、自媒体及著名网站进行了报导,经过漫长曲折的斗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斗争还是失败了!20多场官司也失败了!群众的抗争,也无济于事。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武汉市锅顶山垃圾焚烧受害者,对赵章元先生的感激、崇敬和深切的缅怀之情,赵章元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君子!假如赵章元先生因人间的善行,而灵魂升于天堂,我们倒庆幸他,从此远离了人世间的污染,换了一个好环境。

赵章元先生精神长存,永垂不朽!


 


姚福新


赵章元老师,是伟大的一生,光辉的一生,正义的一生,坚强不屈的一生。他那崇高的思想,高尚的品格,一往无前的精神以及刚正不阿的品德,不仅在我心里,也在全国同仁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赵章元老师您一路走好,您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吴小龙


我是千岛湖光大垃圾焚烧厂的反焚烧者,2015年认识赵老师后一直保持联系,从赵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环保知识。2018年8月份赵老师和夫人、外甥一行再次来到千岛湖,我有幸全程陪护。之后又护送赵老师去江西九江宣传焚烧知识。惊闻敬爱的赵老师驾鹤西去,泪流不止,内心悲痛万分。中国失去了一位伟大杰出的环保专家,国之不幸、民之悲哀!

图:陪同赵老夫妇登庐山

 

梁德高


认识赵老师是在去年8月份,虽说认识,但从未谋面。我是从江西九江赤湖来上海读书,毕业后在上海定居工作。2018年3月份得知光大国际在我的家乡赤湖岸边 50 米的地方建垃圾焚烧厂,开始填埋水田施工,我很是惊讶。我到处查找资料、法规,撰写发表文章,找到环保公益组织。在环保志愿者的帮助下,我们联系到了赵老师。在得知建设的地点在赤湖生态红线保护区附近,也是在饮用水保护区陆域准保护区内,赵老师表示深深的忧虑。2018年8月9日,他亲自来到赤湖现场,老百姓普及垃圾焚烧知识和法规。虽然九江市政府和县级官员没有同意会见赵老师,但他仍然放下身段想办法见到了镇政府官员,表达了对赤湖的关心。听闻赵老师走了的噩耗,我们赤湖儿女无比悲痛。我作为从赤湖走出来的儿女一员,代表乡亲表达沉痛哀思!

仁君仁德满腔仁爱遍施仁义,

赤心赤胆一片赤诚永照赤湖。

泣上

图:赵老师一直惦记着赤湖 回到北京后欣然提笔表达关切

 


林莜竹


赵老师是个谦和但执着的斗士,慈祥善良且坚定,有时还很幽默可爱,像爷爷......希望他一路走好,来世享受美好的环境和公平的社会。


 


陈文曦


听闻赵老辞世那一刻,内心悲痛感慨!能有幸与赵老结缘,是因我和小伙伴干预的江西九江垃圾焚烧项目。赵老常常在微信群里替无助的村民想对策、找出路,或以实际案例诚挚指导,或以豪言壮语鼓励人心,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给需要帮助的村民点燃希望。去年8月,赵老不辞辛苦亲自到江西九江赤湖关心反焚村民,走进村民身边亲切交流,拿起话筒科普垃圾知识,给日夜驻守在赤湖边的村民莫大的鼓舞。

赵老为环保、为人民奔波劳碌一生,是环保事业的脊梁骨!赵老走好,愿在天堂助力国家尽快推动落实垃圾分类!

图:2018年8月9日赵老师在赤湖  临别前同乡亲道别合影

 

张静宁


记得去年垃圾焚烧报告发布会的时候,赵老师就亲自来给予支持和鼓励,很是敬佩和感动。缅怀赵老师。

图:赵老师在去年的垃圾焚烧信息公开研讨会上发言

 

 

李秀娟


2018年11月在我们海南省澄迈老城知道海口生活垃圾焚烧厂第三期扩建项目即将开工的时候,我们在非常无助和无援的情况下,冒昧地闯到了赵老家,跟他讲了我们海南省澄迈老城的污染现状。赵老知道我们那儿有一个 1100 万吨的巨大垃圾山,而且离居民小区非常近,已经给水、土壤和空气造成严重的污染,还要建设第三期项目,非常愤慨。当下跟我击掌为誓,只要澄迈需要,赵老即刻奔赴海南!

12月21日,赵老来到了海南省澄迈老城,在群众意见征询会上,给当地官员和我们所有业主上了一堂真正的垃圾资源化,减量化和无害化的生动一课,让我们知道了,垃圾除了焚烧以外,还能够实现“变废为宝”的更大价值。同时也给我们讲了垃圾焚烧带来的巨大污染,和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真实的垃圾焚烧的实际情况。22日又不辞辛劳,举办了第二场讲座,赵老的讲座让我们知道了垃圾焚烧的危害,垃圾分类刻不容缓紧迫性。

在赵老的感召下,澄迈老城镇的居民从第二天开始就印了传单,做了展板,走上街头,在小区内和市场边宣传垃圾分类。并成立了“垃圾分类,从我做起”实验小组,全民总动员,人人都是环保志愿者!

5月25日赵老去世的那天,澄迈老城突发生雷电暴雨,巨大的垃圾山燃烧了9个小时的大火,那一定是赵老不放心澄迈老城居民的苦难,用尽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力量警示人们潜在的巨大安全隐患,讨澄迈老城人民安居乐业健康生活的愿景。

章元教授挥笔直捣焚烧黑洞,

二噁英毒国人皆知讨伐声声。

执意强推不顾民生焚烧放纵,

标准超欧设备高精污染依旧。

主席指示垃圾分类无比英明,

生态文明牢记心中拒焚抗污。

人民挽送章元教授驾鹤西行,

含笑九泉期盼老城水澈山青。

放心吧,赵老,您的愿望我们一定实现。当澄迈巨大垃圾山彻底根治并完成生态化修复的那天,我们一定在那里建一座生态公园,在高高的山顶给您立一座丰碑,让您跟我们澄迈老城环保志愿者永远在一起!

 

 

何玲辉


前日,惊闻赵章元老师去世,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们就这样失去了一位亲密的战友,一位有着高洁风骨的知识分子,一位心系普通百姓的环保专家。我总共就见了赵老师两次。第一次是去年7月18日,在北京的“垃圾焚烧行业信息公开研讨会”上,第二次是去年12月21日的“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征询意见会”上。

征询意见会第二天,我和赵老师一块给澄迈县居民普及了一下当下环境污染现状、垃圾焚烧的真相和垃圾分类的知识。

培训会结束后,赵老师说我的 PPT 做得很好,但如果图片多一些,会更好。听到赵老师的认同内心非常激动,也计划着把 PPT 升级一下,但是过去半年了,PPT 却一点变化没有。而如今,赵老师也已仙逝,以后 PPT 做好了赵老师也看不见了,这将成为一个永远的遗憾。

然而时光不能倒退,后悔也没有解药,唯有继续向前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

赵老师一路走好!

图:海口垃圾焚烧培训会

 


兰林

 

活着

谎言比真话容易

趋炎附势比挺直脊柱容易

闭眼比睁眼容易

可是  您没有

您的天平只有

事实  良知  正义

即使瘦弱的您

也扛起了反对混烧的大旗

将一切权力利益

抛在脑后

只为安全的自然环境

健康的民众生命

我们爱您

将对您的崇敬

化为风

撒向每一块土地


 

赵章元老师,愿您在天堂安息!

资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