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垃圾焚烧的秘密(下):?“可再生”是一种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2018年12月,美国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 ILSR(The 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发布了一份名为《垃圾焚烧:各州如何定义可再生能源的肮脏秘密》(Waste Incineration: A Dirty Secret in How States Define Renewable Energy)的报告。报告认为:

1. 垃圾焚烧厂的经济效益不高。

2. 焚烧厂是环境不公平的典型案例。

3. 垃圾焚烧所谓的“可再生”是一种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报告篇幅较长,本号将分上、中、下三篇,对报告指出的美国垃圾焚烧存在的三大问题进行报道。本文为第三篇:垃圾焚烧所谓的“可再生”是一种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垃圾焚烧所谓的“可再生”是一种法律上的自相矛盾
————————————————————————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相对较少的能量使焚烧行业将自己标榜为可以进行“垃圾转化为能源”的设施。美国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ILSR)的联合创始人、ILSR“从浪费到财富”倡议(Waste to Wealth initiative)的负责人尼尔•塞尔德曼(NeilSeldman)警告称,这个词很容易误导人。

“我们把焚烧称为‘能源浪费’或‘能源的浪费’,因为这个过程消耗的能量比产生的要多。——尼尔•塞尔德曼(neil Seldman), ILSR的联合创始人和ILSR“从垃圾到财富”倡议(Waste to Wealth initiative)的负责人

当考虑到在焚烧厂中燃烧的固体废物蕴含的生命周期的能量——即用于产生、制造和运输材料以供消耗的能量——时,就会产生净能量损失。
根据全球焚烧替代联盟(Global Alliance for Incinerator Alternatives)的一份简报,(采用了早期的、同行评审的垃圾管理方案生命周期评估),“相比于燃烧发电,通过垃圾预防、重复利用、循环再造和堆肥等替代策略,可以节省三倍到五倍的能源”。例如,一个焚烧厂燃烧一吨纸可以产生大约 8200 兆焦的能量。然而,通过有效地节约流程前端生产和供应新的白纸所需的“蕴含能量”,包括与采伐木材、为造纸厂提供动力和向市场运输纸张有关的燃料和能量成本,回收同样的一吨纸可以有效地节省 35,200 兆焦的能量。

一般来说,通常城市固体垃圾流中的回收或堆肥的项目可以节省能源。但是,焚烧厂通过为燃烧固体垃圾产生的电力创造市场,阻碍了节约资源、减少包装和垃圾、回收利用和堆肥的努力。

 

根据 ILSR 的《停止破坏气候》(Stop Trashing the Climate)报告,使用焚烧厂和垃圾填埋场处理的材料中,超过 90% 可以被有成本效益地再利用、回收和堆肥。

垃圾焚烧厂设法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能解决城市垃圾和能源需求的方案,但在成本效益或可持续性方面却无法做到。焚烧厂不是将垃圾转化为能源,而是在浪费能源和金钱。
尽管焚烧厂由于自身在环境和经济上的缺点,最终应该会失败,但它们往往会坚持下去,因为州和联邦立法者已经把垃圾焚烧贴上了“可再生”的标签。
如今,23 个州允许燃烧城市固体垃圾产生的能源在全州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RPS)或目标中被归类为“可再生能源”。其中有两个州 (加州和威斯康星州)将现有的固体垃圾焚烧厂纳入可再生能源的类别,但不允许新设施包括在内,而其他四个州(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密苏里州和俄亥俄州,没有运营的城市固体垃圾焚烧厂)只允许固体垃圾焚烧厂在某些情况下纳入可再生能源的类别。
下面来自美国国家法规、可再生能源数据库(DSIRE)、能源正义网络、食品与水观察组织(Food & WaterWatch)和能源回收委员会(Energy Recovery Council)的地图、数据和分析,说明了城市固体垃圾焚化炉在每个州的数量,以及哪些州在州政策中将这些发电厂生产的电力列为可再生能源。              

 
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出,焚烧厂的位置与它被认为是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或目标的位置之间存在重叠。如今,大多数焚烧厂都建在可以将产生的电力算作“可再生能源”的地方。在运营的76座焚烧厂中,有 52 座或有 68% 位于将城市固体垃圾焚烧厂列为可再生能源的 23 个州。此外,即使像犹他州这样目前没有正在运行的焚烧厂的州,仍然允许购买州外的可再生能源信用额,为从邻近州的垃圾焚烧厂购买电力而敞开大门。
正如食品与水观察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所示,当垃圾焚烧被纳入可再生能源的定义时,各州会让这些工厂有资格获得可再生能源补贴,并进一步使它们能够将生产的电力卖给电网。
例如,在马里兰州,州参议院法案 SB690 在2011年的通过,意味着该州成为第一个(并且也是唯一一个)将垃圾焚烧提升为可再生能源的“一级”资源,使其与风能和太阳能直接竞争,并获得更多有价值的可再生能源信用额。位于巴尔的摩市中心的 Wheelabrator 焚烧厂在2011-2017年期间通过马里兰州的一级可再生能源配置额资金项目获得了大约 1000 万美元的补贴,这是一笔有限的资金,因而从风能和太阳能项目中抽走了资源。这一政策变化还允许符合补贴条件的焚烧能源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
在全州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和城市垃圾焚烧厂的选址之间的紧密联系中,有两个明显的例外是佛罗里达和纽约。佛罗里达州还没有通过任何全州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目标,它为焚烧技术提供了其他类型的激励措施,目前在运行的有 11 个垃圾焚烧厂,是所有州中最多的。而纽约有一个不包括城市固体垃圾焚烧厂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但是它现在有 10 个正在运行的焚烧厂。自2011年以来,行业游说人士试图说服奥尔巴尼(Albany)的立法者让纽约州效仿马里兰州,在该州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中提高垃圾焚烧厂的水平,但未能成功。最近在纽约新建焚烧厂的提议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对,包括纽约州州长科莫(纽约州民主党议员)等知名官员的反对,他们认为今年早些时候在罗穆卢斯(Romulus)新建焚烧厂存在环境问题。

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和焚烧厂位置之间的关系对这些工厂所在的当地社区和州来说无疑是重要的。然而,州际电力传输和分配网络与可再生能源信用额相结合,使得焚烧厂也可以将电力高价卖给附近各州的买家。这最终扩大了这些焚烧厂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州界,并提供了其他机制来帮助保持这些老化的焚烧厂可以继续发电。

 

 “当你听说一个州有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时,你要知道它不仅会影响到那个州,还会支持周围许多州的污染者。”能源正义网络(Energy Justice Network)主任迈克•埃沃尔(Mike Ewall)解释说。

以马里兰州为例,据报道,纳税人在过去十年中花费了大约 8400 万美元,从弗吉尼亚州购买了 1000 万美元的分类定价的州外可再生能源信用额。据报道,这些信用额的绝大部分来自非清洁能源,包括弗吉尼亚州的城市固体垃圾焚烧厂。
虽然国家可再生能源政策和信用额的网络很复杂,但解决办法很简单。
替代方案
——————
焚烧厂所在的位置和哪个州将这种做法归为“可再生”并非巧合。焚烧行业推广的这种定义使焚烧垃圾的行为有资格获得补贴,从而使这种行为与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形成直接竞争。
报告最后概述了打击这一污染行业的方法,并呼吁州立法机构加强法律,确保被标榜为可再生的资源和清洁能源实际上也是可再生的。它为社区如何转而投资更健康、更经济、最终更可持续的废物管理和能源系统提供了建议。

替代方法:促进能源民主和“从垃圾到财富”

固体垃圾焚烧浪费能源,浪费金钱,扼杀就业机会,污染当地社区。国家决策者、地方政府官员和社区层面的倡导者有权力并采用各种方法来推广更清洁、更便宜和更经济的选择。以下是建议采取的行动。
首先,改革各州的可再生能源法,取消对垃圾焚烧的补贴,因为这将吞噬社区的就业机会和财富。罗德岛和特拉华州的焚烧禁令,或者是十几个州明确将焚烧排除在可再生能源目标之外的政策,都说明了各州可以如何通过立法来限制垃圾焚烧。通过解决受当地污染影响最直接的基层团体和必须与肮脏焚化炉直接竞争的可再生能源开发商的问题,这些政策可以帮助淘汰老化的焚烧厂,防止建设新的焚烧厂,并支持更清洁、更划算的垃圾处理和能源来源。各种基层的宣传努力在提高认识和防止焚烧厂数量的增加方面特别有效。支持这些团体的努力,关闭有害的焚烧厂,可以节省资金,用于社区的再投资。

 “全世界知识渊博的社区活动人士一直在努力阻止焚烧厂的建设,”尼尔·塞尔德曼(Neil Seldman)指出。“由于公民的反对,数百个项目被取消或搁置。”

除了加强可再生能源的法律定义和支持基层为关闭老化的焚烧厂而进行的斗争,地方政府还可以采取一系列战略,将“垃圾转化为财富”,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的地方能源系统,如:
·     垃圾按量收费——这种单位定价策略,鼓励消费者通过减少垃圾的丢弃来减少他们的垃圾账单,这将转化为更低的市政处理成本。
·     有机物回收或社区堆肥——将厨余垃圾转移到社区或家庭堆肥项目中,从而实现零废弃。把剩下的垃圾放在路边,让小企业和企业家来运输,以确保资金在当地流通。
·     稳健的回收,例如双流回收——实施一种回收方法,鼓励将纸张与其他可回收物分开,以回收有价值的材料,并进一步降低与城市固体垃圾管理相关的处理成本。
·     太阳能——为解决当地的能源需求,城市可以使用减少垃圾焚烧产生的电力或蒸汽省下来的钱,在市政用地上建设分布式太阳能资源,减少城市的能源账单,生产清洁电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设立额外的资金,释放资源为当地政府支持其他项目或减少税收。
 

这些建议概述了城市能够并且正在采取的可以构建地方自力更生和更可持续的未来一些方法,但还有许多其他策略需要考虑。

有关分布式发电和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具体政策构想,以及这些政策的实际案例研究,请参考我们的能源民主倡议的互动社区权力工具包(Community PowerToolkit,https://ilsr.org/community-power-interactive-toolkit/
 
如需更多有关垃圾管理的政策建议,请参阅“垃圾转化为财富”政策图书馆(https://ilsr.org/waste-to-wealth-policy-library/及社区堆肥计划(https://ilsr.org/composting/

翻译:郑悦;校对/编排:何玲辉

标签: 
资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