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垃圾焚烧厂从来都拿不到“再生能源”补贴

12月6日,垃圾处理行业媒体“E20水网固废网”发表了一篇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徐海云老师的署名文章,题为“垃圾焚烧发电发展综述和未来发展展望”。


图片来自于网络

 

在谈到“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政策的意义及发展方向”时,徐老师说:“内地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用电价补贴方式促进发展是十分有效的。一方面有力促进了产业发展,使得专心于技术与管理的企业脱颖而出;另一方面实实在在的贡献了可再生能源。实际的补贴额并不高,如果按照每吨垃圾280度电,补贴电价0.25元/度,也就是70元/吨,这一补贴强度不足台湾的1/5(台湾是按照焚烧每吨垃圾补贴到地方)。”

徐老师文章的其他观点笔者虽不认同,但尊重。而对于他用台湾的情况来说明大陆补贴额不高,则一开始就存疑,于是专门请教了一下台湾垃圾焚烧研究专家,结果不意外,且有小惊讶。 

>> 徐老师说的大陆电价补贴没错 

2012年3月,国家发改委专门就垃圾焚烧发电产业的电价补贴问题,下发了《关于完善垃圾焚烧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规定“以生活垃圾为原料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均先按其入厂垃圾处理量折算成上网电量进行结算,每吨生活垃圾折算上网电量暂定为 280 千瓦时,并执行全国统一垃圾发电标杆电价每千瓦时 0.65 元(含税,下同);其余上网电量执行当地同类燃煤发电机组上网电价。” 

一般而言,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具体指的是在本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基础上给予的额外资助。目前,发改委制定的垃圾发电全国统一标杆电价为每千瓦时 0.65 元,除去各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一般都在 0.40 元左右),各地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理论上获得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就是每千瓦时 0.25 元左右,占垃圾发电上网电价的 38.5%。 

对照上述政策,徐老师对大陆垃圾焚烧发电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标准的描述准确,包括“70 元/吨”的补贴折算。 

>> 比较的对象应当一致

徐老师接着说“这一补贴强度不足台湾的 1/5”,但他没有展开陈述台湾相关补贴的制度来源和具体标准是怎样的。

按照常识,比较的对象应当一致。这一点笔者相信徐老师应当也是认可的,因为他本人就经常强调,比较我国与其他国家可回收物的分类收集率,需有相同的统计口径;不能将我国环卫部门收集到的可回收物与发达国家市政部门收集到的可回收物简单比较,因为我国生活垃圾中的很多可回收物,在环卫部门清运之前已被分流到了废品回收的体系当中。 

如果坚持比较对象一致的原则,徐老师所说的台湾的补贴内容应当与大陆的补贴内容一致,即高于一般非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额外电价收入。 

>> 台湾焚烧厂没有资格获得“再生能源”补贴

根据岛内能源局制定的《再生能源发电设备设置办法》中的定义,废弃物发电设备是指“利用一般废弃物或一般事业废弃物,经处理制成较直接燃烧可有效减少污染及提升热值之燃料作为料源,转换为电能且发电效率达 25% 以上之发电设备。”

 台湾专家解释,符合上述定义的其实是以 RDF(废弃物衍生燃料)为燃料的发电设备,也就是燃烧 RDF 的发电厂或汽电共生厂(即大陆所说的“热电联产”)。所以目前“直接燃烧垃圾”的 24 座垃圾焚烧厂全没有资格获得“再生能源”补贴。因此,徐老师所说的比较几乎是不存在的。 

退一步说,即便不要求垃圾要预先转化成 RDF,台湾现役焚烧厂也达不到上述政策的能源效率要求。实际统计表明,全台在运营的 24 座焚烧厂2018年废热回收发电的净能源效率最高只能达到 18.44%,最低不及 5%,无一能过 25% 的门槛值。

 

综上原因,至今还没有一家台湾的垃圾焚烧厂能获得“再生能源”电价补贴。它们产生的电力计价方式实际比照的是汽电共生厂的电价,平均每度电价约为 1.7 元新台币,折合人民币 0.40 元,与大陆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相当。

>> 台湾RDF焚烧补贴强度仅为大陆垃圾焚烧补贴强度的 1.46 倍

为探索新知,笔者在此不恰当地比较一下台湾 RDF 焚烧与大陆垃圾焚烧可获再生能源电价补贴的强度,看看它们之间的差距与徐老师所说的是否相近。 

对于能源效率能达到 25% 门槛的 RDF 废弃物发电设备,台湾专家反馈:政府规定其上网电价为每度约 3.89 元新台币,折合人民币约 0.91 元。由此可以算出电价补贴部分为每度 2.19 元新台币(3.89-1.7=2.19),折合人民币 0.51 元,占上网电价的 56.3%。 

从绝对数来看,台湾 RDF 焚烧“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标准仅为大陆垃圾焚烧的约 2 倍(0.51/0.25=2.04),从相对数来说台湾 RDF 焚烧电价补贴部分占总上网电价的比例仅为大陆垃圾焚烧的约 1.46 倍(56.3%/38.5%=1.46)。这些数值都较徐老师所说的 5 倍以上的差别相距甚远。 

>> 放弃本不应得到的,会有阵痛 

说到这,笔者观察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台湾 24 家垃圾焚烧厂并没有因获得不了“再生能源”电价补贴而垮掉,而大陆最近因为财政部一封关于逐步减少焚烧发电补贴的函件(参见:财政部: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效率低、生态效益欠佳),就让焚烧行业大呼受不了,其一些代言者还试图将国家这一科学、务实的政策举措扭曲地解释成是“偏听偏信”的结果。 

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坦然;放弃自己本不应得到的,自然要经历阵痛

混合垃圾焚烧本来就不能被视作是“可再生能源”(或者说:只有部分的电力来自于其中的生物质垃圾,详见:取消垃圾焚烧错误补贴,背后的道理小学生都懂),所以台湾从一开始就将其排除在补贴范围之外,就算转化成 RDF,也要达到很高的能源效率才能获得补贴。那没有这部分收入,台湾的焚烧厂就活不下去了吗?当然不是,它们一方面仍可以按化石能源市场电价出售其电力,另一方面更主要依靠的就是能够足额覆盖其成本的垃圾处理费。 

根据台湾专家的介绍,台湾垃圾焚烧厂的处理费用要么由地方政府支付或补贴,要么由企事业单位支付,目前收费范围为 2500-4000 新台币/吨,折合成人民币约为 580-930 元/吨。 

而根据 E20 水网固废网这个月(2019年12月)初发布的信息,2008-2018年的十年间,大陆垃圾焚烧平均价格稳定在 60-90 元/吨之间,而从2019年8-11月各地中标或预中标的垃圾焚烧处理项目看,平均处理服务费为 71.03 元/吨,最高为 160.88 元/吨,最低为 30 元/吨,整体水平与台湾相差 10 倍。(参见:【数据】近4月垃圾焚烧项目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统计) 

 

以上两岸数据对比也就解释了为何大陆焚烧厂对可以额外获得的约 70 元/吨的电力补贴如此看重,因为这部分收入与垃圾处理费相当,占其三大块总收入(非补贴售电、售电补贴、处理服务费)的约 28%,如果马上砍掉,势必对其经营会有很大影响。而且,得而复失,常人心理上多少都会有些疙瘩。 

正因如此,财政部等部门提出了相对温和、稳妥的过渡方案,即“将逐步减少新增项目纳入补贴范围的比例,引导通过垃圾处理费等市场化方式对垃圾焚烧发电产业予以支持”。参考台湾地区及其他国家的经验,我们势必要在取消本来就不该设置的固定电价补贴的情况下,大刀阔斧地改革垃圾处理收费的机制,包括落实国家发改委2018年提出的“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参见:新政 | 发改委: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的政策,这才是各方应该着手研究的真问题。

更多关于垃圾焚烧、能源及碳排放的研究和倡导:

取消错误补贴这件事上,我们不落后于发达国家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资料分类: